*圖片延伸閱讀 : [影像本子] Where is the way out? (按此)


2003年,Y剛好在距離我家不遠的軍營當兵。星期天的收假日,他回部隊前會順道來見我。那時候的我,為了寫論文快失去鬥志。又為了Y和Miss K的外遇事件,搞到快精神崩潰。

2003-2005那兩年,應是人生的最低潮。
如今卻船過水無痕。


不久前,我和Y約在台大醫院見面,那是Y公司午休時間,我喝著咖啡,他吃著壽司,兩人漫無目的聊著。這是我和Y分手3年以來第一次會面,一切似乎沒什麼不同。但我卻不敢和他的眼神交會,兩人維持著客氣而禮貌的距離。

午休時間要結束的時候,我催促著他回去。道別後兩分鐘,他又回來了,他說外面下起大雨,再待幾分鐘吧! 我卻回想起多年前也是個下著雨的午後,我拿起話筒撥給Y,跟他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那個時刻,醫院裡來來往往的護理人員和看診的陪診的人們不停地經過我身邊,沒有人發現我靠著話機就這樣哭了起來...

如今見了他,友情還在,卻沒了愛。
我問他何時辦婚禮,很淡。
他含糊著沒有回應。

以前,為了那小情小愛曾在這所醫院吵得天翻地覆的我們不知消失到哪去了...



2003-02-19 01:10:15


星期天晚上七點,Y準時出現在我家樓下,一如過去四個月的每一個收假日。只是這天他比較晚。衝出門前,我用衛生紙順手包了兩個剛炸好的花枝丸。對Y來說,「吃」永遠都是最直接、最能夠滿足他的。這點,我很清楚。

沒有情人節的好天氣,這天一早就開始飄雨變冷了。Y穿著雨衣在大樓的側門等著我,雨衣裡面是他恨透的迷彩服。我也很不喜歡他這種打扮,純粹只是因為他不高大的身材,穿起軍服來實在臃腫難看。

我撐著傘,不用多說一句話,兩個人便很有默契地一同走向小公園,走到那棵樹下,他所謂的老位子前。

「下雨天椅子都濕了怎麼坐?」我問他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

「把雨衣脫下來鋪吧!」我說

他把雨衣脫了下來,我撐著傘,把花枝丸遞給他。
「剛剛炸好的喔~」

他開始大口吃了起來,我看著他,希望吃些東西能撫慰他的情緒。每次,他要回部隊前,都是焦躁不安的、無奈的。我實在受不了看他這樣…

吃完。他和往常一樣叼起一根煙,點燃,然後開始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

我側頭望向他,發現我一直覺得他好看的側臉怎麼會看起來那樣蒼老無神。穿著迷彩服的他,也讓我失去擁抱他的慾望。以前,很久以前,我最愛看Y抽著煙眼睛閃閃發光說話的樣子。我曾經那樣眷戀的男人,如今,卻極度蒼老、失去熱情。那一刻,我不記得他說了什麼,卻清楚地感覺到我對他的同情。


而我對Y的愛,也好似在同情乍現那瞬間,毀滅。



 





《Y的收假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o26 的頭像
cmo26

無國界雲遊

cmo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