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08]

在家寫論文的那段日子,腦袋卡住的時候,常常從四樓爬到頂樓吹吹風看夕陽也看街上的人們,可以從不同的生活韻律中得到些什麼。

那也是我少數會抽菸的日子,我其實沒有菸癮也不愛菸,開始拿菸是因為當我們還身在青春無敵的作夢年代時,Y總愛叼根菸訴說著關於人生的夢想或苦悶,我在旁邊聽著無聊也就跟著學會了抽假菸,裝模作樣地吞雲吐霧。看著紅紅的菸頭一點一點燒盡,彷彿燒出了一些人生哲理來...

人生的確沒什麼過不了的難關,我或許還不夠格說這句話,但朋友因為感情而猶豫徬徨、鎮日鬱悶時,問我當初如何渡過痛苦期?

才發現,那傷痕只留一絲線索,痛苦卻早已煙消雲散,沒再回來過。


 

 
《從四樓到十五樓 》  2003-03-06 00:44:32 

拾級而上...很久沒有這樣爬樓梯了。
封閉的樓梯間因為太少人通行,我不得不一層樓一層樓地開燈、然後再關燈。
沒有人。
我慢慢地走著,心臟因為缺乏運動而激烈地跳動著。
好喘。
我停下來。
九樓。
才爬了五層就這樣,我傻傻地笑了起來。一個人,在幽暗的樓梯間裡。
繼續走著,聽見了風聲呼呼作響。
頂樓。
十五樓。
終於到了。
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見到的不再只是對面大樓鄰居的一舉一動。
很遠很朦朧的山。
車流不息的高速公路。
今天烏雲一大片地壓著,移動的速度說明了風的速度。

十五樓的天際線竟是如此不同。
往上看或往下望都有了全新的體驗。

依然沒有人。
燃起一根煙,深深深呼吸。

我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的。換個角度,沒什麼大不了的。

cmo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